第三卷 第三部 第30節

  乘車或步行逃亡的居民和退卻的部隊,以不同的感觸,從不同的路途上遠望著九月二日初次燃起的大火的火光。
  羅斯托夫家的車隊當晚停留在梅季希村。離莫斯科二十俄里。九月一日他們動身得太晚,道路上擠滿了車輛和士兵,忘記帶的東西又太多,又派人回去取,故爾決定這一晚就在莫斯科城外五俄里處住宿。第二天早晨醒得也遲,同時又是走走停停,以至于只走到大梅季希村。晚上十點,羅斯托夫一家和與他們同行的傷員們,都分別住進了這座大村子里的幾家大院和農舍里。羅斯托夫家的仆人和車夫們,以及受傷軍官的勤務兵們,安頓好各自的主人后,吃罷晚飯,給馬上了飼料,然后走到門廊上來。
  隔壁農舍里,躺著受傷的拉耶夫斯基副官,他的腕骨折斷了,他感受到的可怕的痛楚,使他不停地可憐地呻吟,他的呻吟在秋夜的黑暗里聽來很恐怖。第一晚,這個副官與羅斯托夫家的人同住在一個農戶的院子里。伯爵夫人說,她聽到呻吟不能合眼,于是,在梅季希村搬到較差的農舍去住,好離這名傷員遠一點。
  在這漆黑的夜里,一名仆人站在大門旁一輛馬車的高頂篷上,看到了另一處不大的一片火光。這一處火光大家早看到了,并且都知道是小梅季希村起了火,放火的是馬蒙諾夫的哥薩克。
  “這一場火嘛,弟兄們,是新燃起來的!鼻趧毡f。大家注視著火光。
  “不是說過了嗎,小梅季希村被馬蒙諾夫的哥薩克放火燒起來了!
  “就是他們!不呵,這不是梅季希村,還要遠哩!
  “瞧呵,就在莫斯科!
  兩名仆人走下門廊,繞到馬車一邊,在踏腳板上坐下。
  “這個地方偏左!梅季希村在那邊呢,而這場大火根本不在那個方向!
  有幾個人湊到那兩個人身旁,“看,燒得好厲害,”一個人說,“那是莫斯科的大火,先生們;要末在蘇謝夫街,要末在羅戈日街!闭l也沒有對此說法作出回答,所有在場的人只是沉默地望著遠處這場新的大火的沖天火焰,過了很長一陣子。
  老丹尼洛-捷連季奇,伯爵的跟班(大家這樣稱呼他),向人群走來,高喊米什卡。
  “你還沒看夠,傻家伙……伯爵要是叫人,誰都不在;先去把衣服收好吧!
  “我剛才還打水來著!泵资部ㄕf。
  “您的看法如何,丹尼洛-捷連季奇,這好像是莫斯科的火光吧?”一個仆人說。
  丹尼洛-捷連季奇未作任何回答,于是,大家又沉默了很久;饎菰谏煺,悠悠蕩蕩,愈來愈向遠處蔓延。
  “上帝保佑!……有風,天也干……”一個聲音又說。
  “看呵,燒成了這樣,呵上帝!都看得見火烏鴉飄過來了。
  上帝寬恕我們有罪的人!”
  “會撲滅的,是吧!
  “誰去撲滅喲?”一直沉默到現在的丹尼洛-捷連季奇說話了。他的聲音平靜,慢條斯理!熬褪悄箍,小老弟們,”他說,“她是圣潔的母親……”他的聲音中斷,并突然像老年人那樣嗚咽哭了起來。這似乎就是他們等待的結果,他們的等待,是為了明白他們看到的火光對他們具有何種意義。響起了一片嘆息聲、祈禱聲,和伯爵老跟班的嗚咽聲——

返回目錄
戰爭與和平 巴黎圣母院 童年 呼嘯山莊 大衛·科波菲爾 紅與黑 悲慘世界 安娜·卡列尼娜 約翰·克利斯朵夫
欧洲一卡2卡三卡4卡国语_欧洲熟妇色XXXX欧美老妇多毛_亚洲国产激情电影综合在线观看_嘟嘟嘟免费播放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