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讓·勃魯維爾的詩句頓成絕響

  大家都圍住馬呂斯。古費拉克抱著他的頸子。
  “你也來了!”
  “太好了!”公白飛說。
  “你來得正是時候!”博須埃說。
  “沒有你,我早已死了!”古費拉克又說。
  “沒有您,我早完了蛋!”伽弗洛什補上一句。
  馬呂斯問道:
  “頭頭在哪兒?”
  “頭頭就是你!卑沧评f。
  馬呂斯這一整天腦子里燃著一爐火,現在又起了一陣風暴。這風暴發生在他心中,但他覺得它在他的體外,并且把他刮得顛顛倒倒。他仿佛覺得他已遠離人生十萬八千里。他兩個月來美滿的歡樂和戀愛竟會陡然一下子發展到目前這種絕地。珂賽特全無蹤影,這個街壘,為實現共和而流血犧牲的馬白夫先生,自己也成了起義的頭頭,所有這一切,在他看來,都象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惡夢。他得使勁集中精力才能回憶起環繞著他的事物都是真實不虛的。馬呂斯還缺少足夠的人生經驗去理解最迫切需要做的正是自以為無法做到的事,最應當提防的也正是難于預料的事。正如他在觀看一場他看不懂的戲那樣,看著他自己的戲。
  沙威一直被綁在柱子上,當街壘受到攻打時,他頭也沒有轉動一下,他以殉教者逆來順受的態度和法官莊嚴倨傲的神情望著他周圍的騷亂。神志不清的馬呂斯甚至全不曾察覺到他。
  這時,那些進犯的官兵停止了活動,人們聽到他們在街口紛紛走動的聲音,但是不再前來送死,他們或許是在等候指示,或許是要等到加強兵力以后再沖向這攻不下的堡壘。起義的人們又派出了崗哨,幾個醫科大學生著手包扎傷員。
  除了兩張做繃帶和槍彈的桌子以及和馬白夫公公躺著的桌子外,其他的桌子全被搬出酒店,加在街壘上,寡婦于什魯和女仆床上的厚褥子也被搬下來,放在廳堂里,代替那些桌子。他們讓傷員們躺在那些厚褥子上。至于科林斯的原住戶,那三個可憐的婦人,現在怎樣,卻沒有人知道。后來才發現她們都躲在地窖里。
  大家正在為街壘解了圍而高興,隨即又因一件事而驚慌焦急。
  在集合點名時,他們發現少了一個起義人員。缺了誰呢?缺了最親愛的一個,最勇猛的一個,讓·勃魯維爾。他們到傷員里去找,沒有他。到尸體堆里去找,也沒有他。他顯然是被俘虜了。
  公白飛對安灼拉說:
  “他們逮住了我們的朋友,但是我們也逮住了他們的人員。你一定要處死這特務嗎?”
  “當然,”安灼拉說,“但是讓·勃魯維爾的生命更重要!
  這話是在廳堂里沙威的木柱旁說的。
  “那么,”公白飛接著說,“我可以在我的手杖上結一塊手帕,作為辦交涉的代表,拿他們的人去向他們換回我們的人!
  “你聽!卑沧评咽址旁诠罪w的胳膊上說。
  只聽見從街口傳出了一下扳動槍機的聲音。
  他們聽到一個男子的聲音喊道:
  “法蘭西萬歲!未來萬歲!”
  他們聽出那正是讓·勃魯維爾的聲音。
  火光一閃,槍也立即響了。
  接著,聲息全無。
  “他們把他殺害了!惫罪w大聲說。
  安灼拉望著沙威,對他說:
  “你的朋友剛才把你槍斃了!薄 欧洲一卡2卡三卡4卡国语_欧洲熟妇色XXXX欧美老妇多毛_亚洲国产激情电影综合在线观看_嘟嘟嘟免费播放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