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窮苦請為痛苦效勞

  馬呂斯一步一步慢慢地走上了老屋的樓梯,他正要回到他那冷清清的屋子里去時,忽然看見容德雷特大姑娘從過道里跟在他后面走來。他見了那姑娘,不禁心里有氣,把他五法郎拿走的正是她,向她討還吧,已經太遲,那輛出租馬車早已不在原處,那輛轎車更是走得很遠了,并且她也未必肯還。至于向她打聽剛才來的那兩個人的住址,也不會有什么用處,首先她自己就不知道,因為簽著法邦杜名字的那封信上是寫著給“圣雅克·德·奧·巴教堂的行善的先生”的。
  馬呂斯走進他的屋子,反手把門關上。
  門關不上,他回轉身,看見有只手把住了那半開著的門。
  “什么事?”他問,“是誰呀?”
  是那容德雷特姑娘。
  “是您?”馬呂斯又說,聲音幾乎是狠巴巴的,“老是您!您要什么?”
  她仿佛在想著什么,沒有回答。她已不象早晨那種大模大樣的樣子。她不進門,只站在過道中的黑影里,馬呂斯能從半開著的門口望見她。
  “怎么了,您怎么不回答?”馬呂斯說!澳鷣砀墒裁?”
  她抬起一雙陰郁的眼睛望著他,那里似乎隱隱約約也有了一點神采,她對他說:
  “馬呂斯先生,看您的神氣不快樂。您心里有什么事?”
  “我?”馬呂斯說。
  “對,您!
  “我沒有什么!
  “一定有!”
  “沒有!
  “我說您一定有!”
  “不要找麻煩!”
  馬呂斯又要把門推上,她仍把住不讓。
  “您聽我說,”她說,“您不必這樣。您雖然沒有錢,但是今天早上您做了個好人,F在您再做個好人吧。您已給了我吃的,現在把您的心事告訴我。您有苦惱,看得出來。我不愿意您苦惱。要怎樣才能使您開心呢?我能出點力嗎?利用我吧。我不想知道您的秘密,您用不著告訴我,但我究竟是有用處的。我既然能幫助我父親,我也一定能幫助您。假使要送什么信,跑什么人家,挨門挨戶去問什么的,打聽誰的住址呀,跟蹤個什么人呀,我都干得了。對嗎?您可以放心把您的事告訴我,我可以去傳話。有時要個人傳話,只要把話告訴他便夠了,事情也就辦通了。讓我來替您出點力吧!
  馬呂斯心里忽然有了個主意。人在感到自己要摔倒時,還能藐視什么樣的樹枝嗎?
  他向容德雷特姑娘靠近一步。
  “你聽我……”他對她說。
  她立刻打斷了他的話,眼里閃出了快樂的光。
  “呵!對呀,您對我說話,稱‘你’就得了。我喜歡您這樣做!”
  “好吧,”他又說,“剛才是你把那老先生和他女兒帶來這兒的?”
  “是的!
  “你知道他們的住址嗎?”
  “不知道!
  “你替我找吧!
  容德雷特姑娘的眼睛曾由抑郁轉為快樂,這會兒又從快樂轉為陰沉。
  “您要的就是這個?”她問。
  “是的!
  “您認識他們嗎?”
  “不認識!
  “就是說,”她連忙改口,“您不認識她,但是您想要認識她!
  她把“他們”改為“她”,這里有一種說不出的耐人尋味的苦澀。
  “別管,你能辦到嗎?”
  “替您把那美麗的小姐的住址找到嗎?”
  在“那美麗的小姐”這幾個字里又有一股使馬呂斯感到不快的味道。他接著說:
  “反正都一樣!那父親和女兒的住址,他們的住址,就得了!”
  她定定地望著他。
  “您給我什么報酬?”
  “隨你要什么,全可以!
  “隨我要什么,全可以?”
  “是的!
  “我一定辦到!
  她低下了頭,繼而以急促的動作,突然一下把門帶上了。
  又剩下馬呂斯孤孤單單一個人。
  他坐進一張椅子,頭和兩肘靠在床邊,沉陷在理不清的萬千思緒里,只感到暈頭轉向,不能自持。這一天從清早便陸續不斷發生的事,天使的忽現忽滅,這姑娘剛才跟他說的話,飄浮在茫?嗪V械囊痪微光,一點希望,這一切都零亂雜沓地充塞在他的腦子里。
  一下子他又突然從夢幻中警覺過來。
  他聽到容德雷特響亮生硬的聲音在說著這樣幾句話,使他感到非常奇特,和他大有關系:
  “告訴你,我準沒有看錯,我已認清了,是他!
  容德雷特說的是誰?他認清了誰?白先生?“他的玉秀兒”的父親嗎?怎么!容德雷特早就認識他?馬呂斯難道竟能這樣突如其來地,出人意料地了解到一切情況,使他不再感到自己的生命凄清黯淡嗎?他難道終于能知道他愛的是誰?那姑娘是誰?她父親是誰?把他們掩蔽起來的那么厚的一層黑影難道已到了消散的時候?幕罩即將撕裂?!天呀!
  他不是爬上那抽斗柜,而是一縱身便到了柜上,他又守在隔墻上面那個小洞的旁邊了。
  容德雷特那個洞窩里的情況重新展現在他眼前! 欧洲一卡2卡三卡4卡国语_欧洲熟妇色XXXX欧美老妇多毛_亚洲国产激情电影综合在线观看_嘟嘟嘟免费播放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