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那人醒了

  天主堂的鐘正敲著早晨兩點,冉阿讓醒了。
  那張床太舒服,因此他醒了。他沒有床睡,已經快十九年了,他雖然沒有脫衣,但那種感受太新奇,不能不影響他的睡眠。
  他睡了四個多鐘頭,疲乏已經過去。他早已習慣不在休息上多花時間。
  他張開眼睛,向他四周的黑暗望了一陣,隨后又閉上眼,想再睡一會兒。
  假使白天的感觸太復雜,腦子里的事太多,我們就只能睡,而不能重行入睡,睡容易,再睡難。這正是冉阿讓的情形。
  他不能再睡,他便想。
  他正陷入這種思想紊亂的時刻,在他的腦子里有一種看不見的、來來去去的東西。他的舊恨和新愁在他的心里翻來倒去,凌亂雜沓,漫無條理,既失去它們的形狀,也無限擴大了它們的范圍,隨后又仿佛忽然消失在一股洶涌的濁流中。他想到許多事,但是其中有一件卻反反復復一再出現,并且排除了其余的事。這一件,我們立即說出來,他注意了馬格洛大娘先頭放在桌上的那六副銀器和那只大湯勺。
  那六副銀器使他煩懣。那些東西就在那里。只有幾步路。剛才他經過隔壁那間屋子走到他房里來時,老大娘正把那些東西放在床頭的小壁櫥里。他特別注意了那壁櫥。進餐室,朝右走。那些東西多重呵!并且是古銀器,連那大勺至少可以賣二百法郎。是他在十九年里所賺的一倍。的確,假使“官府”沒有“偷盜”他,他也許還多賺幾文。
  他心里反反復復,躊躇不決,斗爭了整整一個鐘頭。三點敲過了。他重行睜開眼睛,忽然坐了起來,伸手去摸他先頭丟在壁廂角里的那只布袋,隨后他垂下兩腿,又把腳踏在地上,幾乎不知道怎樣會坐在床邊的。
  他那樣坐著,發了一陣呆,房子里的人全睡著了,惟有他獨自一人醒著,假使有人看見他那樣呆坐在黑暗角落里,一定會吃一驚的。他忽然彎下腰去,脫下鞋子,輕輕放在床前的席子上,又恢復他那發呆的樣子,待著不動。
  在那種可怕的思考中,我們剛指出的那種念頭不停地在他的腦海里翻攪著,進去又出來,出來又進去,使他感受到一種壓力;同時他不知道為什么,會帶著夢想中那種機械的頑固性,想到他從前在監獄里認識他一個叫布萊衛的囚犯,那人的褲子只用一根棉織的背帶吊住。那根背帶的棋盤格花紋不停地在他腦子里顯現出來。
  他在那樣的情形下呆著不動,并且也許會一直呆到天明,如果那只掛鐘沒有敲那一下——報一刻或報半點的一下。那一下仿佛是對他說:“來吧!”
  他站起來,又遲疑了一會,再側耳細聽,房子里一點聲音也沒有,于是他小步小步一直朝前走到隱約可辨的窗邊。當時夜色并不很暗,風高月圓,白云掩映;云來月隱,云過月明,因此窗外時明時暗,室內也偶得微光。那種微光,足使室內的人行走,由于行云的作用,屋內也乍明乍暗,仿佛是人在地下室里,見風窗外面不時有人來往一樣,因而室內黯淡的光也忽強忽弱。冉阿讓走到窗邊,把它仔細看了一遍,它沒有鐵閂,只有它的活梢扣著,這原是那地方的習慣。窗外便是那園子。他把窗子打開,于是一股冷空氣突然鉆進房來,他又立刻把它關上。他仔仔細細把那園子瞧了一遍,應當說,研究了一遍。園的四周繞著一道白圍墻,相當低,容易越過。在園的盡頭,圍墻外面,他看見成列的樹梢,彼此距離相等,說明墻外便是一條林蔭道,或是一條栽有樹木的小路。
  瞧了那一眼之后,他做了一個表示決心的動作,向壁廂走去,拿起他的布袋,打開,從里面搜出一件東西,放在床上,又把他的鞋子塞進袋里,扣好布袋,馱在肩上,藏上他的便帽,帽檐齊眉,又伸手去摸他的棍子,把它放在窗角上,回到床邊,毅然決然拿起先頭放在床上的那件東西。好象是根短鐵釬,一端磨到和標槍一般尖。
  在黑暗里我們不易辨出那鐵釬是為了作什么用才磨成那個樣子的,這也許是根撬棍,也許是把鐵杵。
  如果是在白天,我們便認得出來,那只是一根礦工用的蠟燭釬。當時,常常派犯人到土倫周圍的那些高丘上去采取巖石,他們便時常持有礦工的器械。礦工的蠟燭釬是用粗鐵條做的,下面一端尖,為了好插在巖石里。
  他用右手握住那根燭釬,屏住呼吸,放輕腳步,走向隔壁那間屋子,我們知道,那是主教的臥房。走到門邊,他看見門是掩著的,留著一條縫。主教并沒有把它關上! 欧洲一卡2卡三卡4卡国语_欧洲熟妇色XXXX欧美老妇多毛_亚洲国产激情电影综合在线观看_嘟嘟嘟免费播放视频在线观看